文笔辣鸡的杂食党

文笔辣鸡,极度ooc,杂食,什么cp都会写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

灵魂当铺

写的不好,请大家多多谅解


“这是一家开在小巷深处的当铺,店铺不大,但是里面环境超级棒”黄鑫在手机上的某众点评上翻阅着什么,突然,她的目光停留在一个画风诡异的店面上面,“灵魂......当铺?真的......会管用吗?”她犹豫了很久,最终用她纤细的手指点击了上面的电话号码“嘟......嘟......,喂,您好......”


     我是苳,在巷子里开了一家灵魂当铺,当铺只在夜晚开放,今天,是我开店的第五天,生意嘛,实属一般,这几天来的客人们无非是拿一些老旧物品过来典当一些钱,更有甚者,进来只是拍了几张照片,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店门,真是无语,“铃铃铃,您的电话响了,铃铃铃,您的......”老旧电话的铃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,我赶忙跑到电话边,拿起了听筒“喂,您好,这里是灵魂当铺,请问......”“您好,我想问一下,这里是什么都可以典当吗?”虽然话被电话那一头的人打断后十分不爽,不过很显然,我对后一句十分感兴趣“您好,请问您想要典当些什么呢,这里尽可能的向您提供您需要的东西。”“真的什么都可以典当吗?”听着对方那种兴奋地口气,我的手指叩击在桌面的节奏越来越快,“我想回答应该是,是的。”“那我现在可以过去吗?”“当然可以。”“嘟......嘟”电话被挂断了,“貌似这将是一笔大生意,感觉自己要赚了,开心。”这么隆重的时刻,当然要再把店铺打理一下啦。正当我要拿起拖把墩地时,一个弱弱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您......您好,这里是,灵魂当铺吗?”


“那我现在可以过去吗?”“当然可以”电话挂断后,黄鑫像抓住救命稻草那般,兴奋,疯狂,“有救了,我一定有救了,那个店主,一定可以救我的。”她一把抓过衣服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头上套,“衣服,衣服穿完了,鞋,对,穿鞋。”穿着完毕后,她便冲出门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
  “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,前方五十米到达目的地。”“到......到了”夜晚湿润的空气使得黄鑫打了一个冷颤,她继续向前走去,终于,她看见了那一家隐藏在小巷深处的店铺,温和的橙色灯光让这寒冷的夜有了一丝温暖,黄鑫走了进去,眼前的景象更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,暖色的灯光让整个店铺变得很温馨,墙上挂满了油画,桌子上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装饰瓶,猫咪在角落里安睡,一切都十分静谧,环视四周,她却始终也没有看到老板的身影“您......您好,这里是灵魂当铺吗?”她弱弱的喊了一声,便听到里面有动静,接着,一个身穿黑裙子的女人走了出来,黄鑫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,“你......你是店主吗”那个女人点了点头,黄鑫抬头看了她一眼,黑色短发,五官很立体,她只是略扫了一眼,便又低下头去,轻声道“您好,我是来,典当东西的。”


典当东西?我看着那个女孩子,轻声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“黄鑫”黄鑫,名字不错,“我叫苳”语罢,便走出吧台,向她走去。或许是她被吓到了,嘴巴张了好几次却没有吐出一个字,场面一度尴尬,我只好先我问她:“你想要典当些什么”她听完我的问题后把头抬了起来,我看到她的脸后也不免大吃一惊,消瘦的脸颊,本应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现在却双目失神,肮脏的衣服,胳膊上的淤青已经可以让我大体想象出她的遭遇,她张开了嘴巴,微小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“我想,让他们为他们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。”“坐下来说吧”


“我叫黄鑫,是一名初中生,从小父母便离异了,我喜欢画画,曾参加过校级绘画比赛,获得了一等奖,和我一同参加比赛的还有我的同班同学,杜洪,她是我们班的班长,什么都挺好的,但是她太好强了,一切灾难的发生,都源于那次比赛,我占了她的风头,从那之后,我便失去了自由”


“那是一个黄昏,大家都放学了,我留在班里做值日,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,突然,杜洪和她的闺蜜们走了进来,盯着我的那副获奖作品,对我说:‘画的真不错啊,黄鑫,几天不管教你,你还真就蹬鼻子上脸,啊?’她揪着我的头发,把我往墙上撞,她的闺蜜则把我新画的油画撕了个粉碎,当时我好疼,但第二天,我向老师反应这件事时,老师只是跟我说了一句会调查清楚便把我打发走了,后来我才知道,老师是杜洪的亲戚,自此之后,杜洪便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我,打我,甚至让我吃垃圾,当我再向老师反映时,老师给我的回答却是,‘在你身上找问题,别人都不欺负,咋就欺负你呢?’”


在回忆这段的时候,我感受到了黄鑫的气愤与无奈,“所以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换取他们自食恶果”“不惜一切代价吗?”“嗯!”看着她的愤怒与无助,我再一次确认:“真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吗?”“我可以!我可以给你很多钱,我也可以给你我的所有,但我求求你,满足我的这个愿望吧!”她的眼睛里浸满了泪水,我望向她,对她说:“好吧,我可以满足,我要用你的美术功底来换取他们的自食恶果!”“这......”黄鑫听后犹豫了片刻,但最终还是同意了,“典当成功后,概不退换,明白了?”她点点头,看着她坚定的样子,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,我拿出一杯水,对她说:“喝了它,典当便会成功,你的美术功底,也会随之消失。”“我......”黄鑫望着杯中的水,深思了许久,然后端起杯子,一饮而尽。


之后,黄鑫再也没有来过这家店,不知她的生活到底变成了什么样,我的当铺生意也越来越红火,经过时间的流逝,她的事情我也记不太清了,但在吧台后方的柜子上,有一个小罐子,上面贴了一个标签,标签上的字早已模糊,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,只有我知道,里面装满了一个小女孩曾经的梦想与未来的希望,只不过这个希望,早已被封藏在狭小的罐子里了,也许多年之后,她能忘掉之前的伤痛,拾起最初的梦想,砥砺前行吧我是苳,你有什么想要典当的吗,一经典当,概不退换哦


樱花(2)

#开久组#樱花


严重ooc


新手写文,多多包含


之后会出后续,he和be都会写


有私设


这篇只算是一个过渡,也没多少人看( ๑ŏ ﹏ ŏ๑ 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 “月川没有死”


    这是相良从以前混的不错的哥们嘴里听到的“唔……真是麻烦“不行,不能再让智司受到危险了,好不容易得到的短暂的平静,不能再让月川那个人在干扰智司了,该结束了。


     “喂,相良,你在哪里,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”智司听着电话,焦急的说到。


    “抱歉啊,大傻个,最近工作比较忙,就先不回去了~”


   电话这头,相良尽可能的让语气变得轻快,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合眼了,脑子里全都是月川,他害怕,害怕月川再次出现在智司面前,害怕失去这个唯一关心他的人,他能想到的只有远离,让自己远离他,让危险远离他。


“对了,智司,等我回来了,一起去北海道看樱花吧,东京的一点也不好看。”


“好”


“嘟……”


     电话挂断了,“嘁,真是麻烦,要等我啊,智司,等我……”望着窗外里自己愈来愈远的城市,相良扯了扯帽子,低下头,温热的液体从脸颊划过,他哭了,相良猛哭了,开久的二把手哭了,这要是被小弟们看见不得让他们笑话,可相良不顾这些,只是闷闷的哭

“对不起,智司,对不起……”


相良离开了千叶,不过,不会再回来了

     


樱花(1)

#开久组#樱花

严重ooc


新手写文,多多包含


之后会出后续,he和be都会写


有私设


春天的东京总是那么的美,广阔无垠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,微风拂过,转瞬即逝。

“智司”​

“嗯​?”

“咱们在一起,怎么也得十年了吧!”

“十二年零三个月,马上四月了”

相良围着围裙,搂着智司,智司宽厚的手掌轻抚这他的头发。相良早就把头发染回黑色了,后面​还扎了个小揪揪,智司宠溺的看着相良,笑了。        


自从智司把相良捡回来后(是的,又双叒叕的打拼梗),他们就开了一家小酒馆,主要是卖章鱼烧的,赔钱了不少,谁让相良老是偷吃呢,店铺不大,但很温馨,时不时就会把伊藤和三桥叫过来喝酒,虽每次相良都会莫名带跟棍子来,不过,整体上还是很其乐融融的啦


“相良,咱们去看樱花吧”

“哈?樱花,你去吧,我一大老爷们我看那个干嘛,幼稚”

“东京的樱花可好看了,而且听说情侣在那里照相都会被得到祝福”

智司自顾自的说着,不过听到得到祝福这几个字后,相良的眼前一亮

“好吧,那本大爷就赏个脸,陪你去一次,就一次,而且绝对不是我想去,绝对不是!”

“好”智司看着炸了毛的小野猫,宠溺的笑了

       东京

“我靠,人TM是真的多,我就说不来嘛(并没有)”

“再等等,马上就到咱们了”

“切”看向智司那张有些微微发红的脸,相良有些想笑“什么片桐智司,都TM变成片桐智障了”


“终于进来了,呼~”相良伸了个懒腰,看向周围:


洁白如雪的花瓣在空中飞舞着,飘零的樱花在舞尽歌绝后悄然落下,唯美而哀伤.飘落的樱花如同飞蝶,挣扎着飞离枝头。樱花随风舞动,犹如纷落的雪花,空气中浮动着远东樱花特有的淡淡清香,令人不禁心生愉悦之感。一阵微风轻拂而起,带来了远方不知名的醉人花香,却也将树枝上的樱花带离枝头,无数的樱花瓣在风中翩然起舞,像是粉色的轻纱随风浮动,令人不禁怀疑自己是在梦中。

“切,什么啊,一点也不好看”嘴上这么说,其实相良早已经走到了樱花树边上

“喂,大傻个,帮……帮我照张相”

“好~”智司看着口嫌体正直的相良不禁笑出了声音,相良白了他一眼“照不照啦!”  “照,照”   咔嚓,一张照片出现在相机中(强行凑字)。黄昏将至,相机没电了,相良又哭着喊着要去吃饭,智司便背起又饿又困的小野猫,向家走去

“小野猫,就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”